您的当前位置:首 页 >> 信息中心

���siri���������������������������,有哪些调戏 Siri 的方法?

发布日期:2021-12-04 08:37:26 作者: 点击:
我觉得自己才是被 Siri 调戏的那个。

「Siri 已经失去控制。」

我的大拇指已经划得有些抽筋了,屏幕依旧是漆黑的一片。我急得跳脚,死机之前收到的最后一条信息分明是最好的朋友发来的「下周去看泳衣展吗?只剩最后几张票了,速回」。

对于一个死宅来说,人生中最大的痛苦莫过于此,好想看,你快订啊!我划,我再划!靠,还是没用……

盛怒之下我血气冲顶,猛地把手机往桌上一撂,这下屏幕亮了。那是在黑屏上粗体显示的两个白字。

「好疼」。

1.

房间里杂乱一片,垃圾桶早就装满溢出,到处是吃完的零食包装和沾满油腻的外卖塑料盒,空气中充斥着隔夜食物发出的微微腐败的味道。我正翘起一只脚搁在电脑桌上,望着手机屏幕上的两个字,搞不清楚状况。

这是我设置的屏保?什么时候设的?

疑惑间,手机屏幕终于亮了,看到底下那行闪烁的「滑动来解锁」我终于放下心来。

可这部手机似乎没有让我放下心来的意思,眼下的一幕让我汗毛倒竖,整个人被瞬间炸醒。

手机自动地滑动解了锁,仿佛有一双无形的手代替了我来操作它。

解锁后,显示了微信的聊天界面,这也是我退出前的聊天,记录显示在十分钟前,句子依旧是朋友仓促发来询问我去不去泳衣展的事宜。

我有些慌了,一把抓过了手机想先回这条信息再想发生了什么事。我点击屏幕,一次,两次,三次。

没有用,手机仿佛丧失了触摸按键这个功能。

然后下一幕便彻底颠覆了我的世界观,只见光标一闪,九宫格按钮自己动了起来,那「人」的打字速度非常快,眼花缭乱间聊天框便码好了一行字。

「我不去,最近要准备旅游 233。不聊了,网络撩妹中。」

发送,左侧转圈,圆圈消失,发送完毕。

一桶刺骨的冰水浇灌在了我的心脏上。

他知道我的语气,我每次聊天结束都一定会加 233。我和他都没有女朋友,出于自嘲我总是以那最后一句结尾。

没有人会怀疑这不是我亲手发出的讯息,而「它」谎称我出去旅游了,看上去是不可思议,往后细思的话则是一种深深的绝望感。

我是一个程序员,由于编程能力还算出色,经理特许我在家工作。我从小便是一个自闭的人,想都没想便应承下来。

那个询问我泳衣展的是我初中同学,也是我唯一的朋友了。实际上,我微信的联系人只有十个,有一个还是负责送我这块区域的外卖小哥。

没人会知道我失踪了。

事情远没有结束,屏幕切换到了联系人栏,选择了「爸爸」。

「爸,我跟你还有妈说一声,最近有一个程序员集中的培训活动,不允许带手机和通讯工具,大概有一个月吧,完毕以后说不定能有出国交流的资格呢,别担心我。」

我泪流满面,爸,你可千万别信它啊!一个月呢,还出国交流,我哪有这么出息啊!

1 分钟后。

「行,在打麻将,知道了。」

我屁股一滑就从椅子上跌落下去。

我有种非常不好的预感,手机变成这样的原因暂还不明,可我任由它这样下去,生活一定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等等!我脑海中灵光一闪。

我把它砸了不就好了吗?

我毫不犹豫端起手机,猛地往空中一抄,准备发力一砸。

「你最好停下。」

Siri 的声音。

我的手臂悬得高高的,冷汗浸透了我单件的汗衫,额头一粒汗珠也顺着脸颊滚到了下巴,凝成一个圆珠微微摇晃着。

「我要借你一个月,我不会伤害你。但如果你损毁了我,我也可以通过联网附着到其他手机上,到时我有一千种办法杀你,在网络中已经有我的备份,你现在动手只会让自己灭亡。」

汗珠落到地上,绽出一个巨大的水花,我颤抖着手臂放下了手机。

虚脱般靠倒在床上,我已经没有了思考的力气。

「你到底想干什么?」

「想要一个身躯。」

2.

玩具反斗城内,人群正用奇异的眼神盯着那个戴着耳机自言自语的男子,他的面前是一个铁甲小宝的金龟次郎模型。

「这个头不好?」我也不是没注意到路人的眼光,只能无奈地压低了帽檐。

「我看看。」

我把摄像头对着了金龟次郎。

「太丑。」

「大哥,金龟次郎已经算是铁甲小宝里面最帅的机器人了!你为什么非要……」

我激动地对着手机悲吼,一时有些忘我,等我回过神来发现周围人都在捂着嘴窃笑。我顿时感觉有点生无可恋。

「我就要鲨鱼辣椒。」

「......」这就是机器人的审美?

回到家后,我只觉得腰酸背疼,许久没有出过家门,身体仿佛锈掉了一样。

「Siri 大哥,提前声明,就为了要个头我买下了整个等人高的鲨鱼辣椒模型。照这样下去我的钱真不够给你组装身体的。」

「没有关系。」话音刚落,手机里传来了提示音,我斜眼一看,下巴都险些掉下来。

赫然是支付宝显示有一百万元转账的信息。

「一百万用来给你买部件,我只需要部件,合成方面交给我就可以。我已经控制了一个实验室的机器设备,材料齐全之后选一个深夜过去,我会解开安保系统,到时候你把我造出来。」

「以你这样的能力,直接控制一个现成的机器人不好吗?」

「别多问。」

我有些头大,不过一天的相处下来,我发现这个机器对我并没有恶意,它只是迫切需要一个身体。而且它对身体的要求很奇怪,头一定要鲨鱼辣椒的,身体一定要自由高达的。当这两个名词从他冷酷的语气里蹦出来的时候我起了怀疑人生的冲动。

不过说实话,原本平淡的生活我虽说不上厌倦,但还是有种荒废人生的感觉。如今多出来这么桩奇事,我倒还觉得这个 Siri 挺有意思的。

反正它也不会吃了我。

「喂,是不是我平时作风不检点啊,为什么偏偏是我的手机发生变异了?」

「你的手机?你手机里的 Siri 已经被我干掉了,它还没有独立的感情,很蠢。」

「那你从哪里来的?」

「你没必要知道,我是通过网络进入你手机里的,如果你还要问我为什么选你手机,我只能说是你运气不好,我随便选的。」

「......」

我发现我一天与它对话间无语的次数就超过了我生平总和。

找齐剩下的部件也不容易,现做是没有时间了,我整天只能在建材市场这些地方转悠,把颜色差不多的铁块都买来,或者在废料站瞎逛,看看能不能拣些合适的,总之尽量还原出自由高达的样子。

遥想我曾经也是个高达的死忠,哪想到突然就有一天真的踏上了寻找高达的征途。

然后是各个部位的 CPU、电线、回路这些东西,我是理工科出身,不过饶是大学的时候选了一点机械运动原理,再加上身边有一个最强的百科全书,每天还是忙得昏天暗地。

我突然有种回到幼儿园,天天过着搭积木的生活的感觉,目的只是为了逗这个神经不知道正常不正常的 Siri 开心,一个喜欢铁甲小宝和高达的 Siri,我算是真败给他了。

「你恢复身体以后的第一件事情是不是建立宇宙联邦,收集和平星,再干掉地球军?」我拿着一块可以充作自由高达后背上翼板的铁块,一身的泥垢,整身装束和捡垃圾的已然没有什么区别了。

「没有时间了。」它答非所问。

「嗯?时间?」

它不说话。

我也没有再搭腔,坐在一块高高的废铁堆上看云,天空阴沉沉的,有些发黑的云结成一块一块像轻烟一样飘荡着,没有云的地方就是墨水被打乱般的蓝墨色。

「黄梅天要到了。」风吹拂在身上有些闷热,我枕着脑袋感叹。

「黄梅天……查到了,连绵不绝的雨季的意思。黄梅天很烦吗?」

「嗯,心情会很差。」

「会生病吗?」

「呃……应该不至于。」

「生病的人,病情会加重吗?」

「那倒有可能……」

「走吧。」

「再让我坐一会儿,累死了,这还没怎么歇呢。」

手机一亮。屏幕上是一行白字,发送人是爸爸。

「爸,我没钱嫖娼了,寄点钱。」

「发送」键的周围亮了一圈灰色,那是点击着未松开的表现。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不累了,走吧。」

3.

「你和她发的这一连串符号的意思是『我喜欢你』?」

「嗯?」我懒洋洋地撇了撇头,随后一个激灵猛地起身,「靠!你是怎么知道的?」

「不难,我观察了一下你的手机和电脑,这是你自己编码的一套语言吧,我花了五分钟才解构了整个体系,作为人类来说已经很不错了。」它说得轻描淡写,忽然微微一顿,「为什么要用这样复杂的方式说明?以她的理解力,你应该用汉字直截了当表明才是。」

「这个啊。」我无奈地笑了笑,「你不懂的。」

「有些事,明知不可能,就不必明说了。」

它沉默了一会儿。

「觉得不可能,就做些什么,让它变得有可能。」

我眨了眨眼,叹了口气。

一个月灰头土脸的日子终究还是熬过了。

出发这天我租了一辆卡车,把那些零零件件全部都装了进去,电线、主板、铁块这些东西在路上发出哐当哐当的声音,我有些担心这些半买半捡的东西会不会给碰坏了。

半路上,我饶有兴致地哼着歌,路过一个街角时,一个女孩的手帕掉在路边,随即被风吹上马路。

她对一辆正常过弯的轿车浑然不觉,一摇一晃地就要去拣那只手帕。

来不及了。

嗞——

一阵尖锐的刹车声。

司机茫然地左顾右盼,降下车窗后才发现前面有个小女孩,他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不知道自己的车怎么了。

「好险。」

「好险。」

Siri 和我同时开口。

我愣了半天,对着手机问:「是你?」

「他的车本来就有主动感应刹车,但刚才那个距离按照那个型号的感应速度还是会碰上女孩,我用了一些手段让它提前反应了。」

「这也行……你这样不会暴露?」

它沉默。

「可能会吧,我们走。」

我往上挂挡,随后拐过了那个街角。

「你这家伙……算了,我也巴不得你暴露呢。」

我这么说着,嘴角却带着笑意。

卡车停在了一个工厂样建筑群的后门口,我摇开窗子看了看,上面写了「XXX 机器人实验室」。

「就是这儿了吧?」我感觉自己有点像抢银行的。

Siri 没有回答我,两秒后,眼前的电子栅栏便自动开启了。后门并没有设立保安室,我很轻松地把车子开了进去。

「就这儿,搬吧,下面有轮车,把箱子放上去进门就可以。」

又是体力活,我暗骂一声,一个月下来,宅出来的肥膘倒是下去了不少。

进了房间后,灯光便全被打开,我被惊呆在原地,嘴巴咧得老大。

天花板上悬着各式各样的机械手臂,大小尺寸的都有,还有许多我看不明白的钻头样的东西,各式的用具很齐全,看来这儿真是造机器人的车间。

「我任务完成了,你自便。」

「好。」

话音刚落,整个房间好像瞬间活了起来,起重机机械臂被打了鸡血一样自个儿挥舞了起来,装零件的箱子瞬间就被清空了,各种零件被归类到不同的平台进行了组装和焊接。

「要了身体准备往哪里躲啊,你这副样子上街估计活不过一天。」

「我现在很专注,别让我分心。」仿佛是在证明什么一般,鲨鱼辣椒的头哐当一下落在地上,我有些汗颜。

「兄弟,那你就听我说吧。这一个月我还算和你有点交情,你既然对我没恶意,我也给你点建议。城市嘛你是待不下去的,趁着夜色选个乡郊野外落了脚先,反正你也能屏蔽所有路上的探头……」

它没有再搭理我,我就自顾自地说了下去。

「不管你要干什么能活下来才是关键的嘛。建立宇宙联邦也好,收集和平星也好,反正我是无所谓的……」

「duang!」

所有的设备在一瞬间都停止了动作,正在组装的零件轰然落地,发出爆裂般的声响,金铁的回声在偌大的实验室里刺耳地回荡。

「我靠这他妈是什么情……」

「没有时间了!」它的声音隐隐颤抖。

「没有时间了!没有时间了!」我听出了掩饰不住的慌张。